杭州网
Eng|繁体||
您所在的位置:
杭州网>城市周刊
 
就这样过节吗?
2015-09-29 11:05:39    杭州网

    

    最纯粹的节日传统,往往在最贫穷最偏远的地方。

    当反传统的城市化和工业化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社会现实,我们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传承传统节日文化的方式一定要足够机灵,足够变通,足够与时俱进。

    简单的申遗保护和抵制西方节日于事无补。

    中秋节怎么过的?

    逛吃。

    国庆节要怎么过?

    逛吃逛吃。

    重阳节打算怎么过?

    逛吃逛吃逛吃。

    ……

    身为中国人,尤其是中青年一代的中国人,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忙于过“节”。包括传统节日、外国节日、网络节日在内,一年中至少有二十几种理由庆祝节日,每月至少过两个节日。

    节日很多,对绝大多数中青年人来说,并不在乎节日的传统和内涵。只要是节日,多多益善。所有的节日在眼下的中国大多会被过成美食节、情人节、旅游节或者购物节。有时候,多节合一,更是“老少咸宜”、“喜闻乐见”的操办方式。

    国人过节方式不尽如此,逢年过节请客送礼,尽管今日已经非常收敛,但曾经也是社会风气。正如著名作家、民俗专家冯骥才感叹:一个个美好、纯朴、情感的节日,渐渐演化为奢靡、庸俗、单一物化的节日。

    传统节日文化偏离原有的民俗意义,转而向享乐、物化、空洞化的方面转变。节日犹在,内涵似已掏空。一些本来美好的节日所蕴含的价值观也被严重扭曲。

    当传统节日文化日渐淡去,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个面目模糊、失去灵魂的节日。

    古代节日

    都有很深厚的内涵

    《中国大百科》认为,中国的传统节日,大多源于对四季自然气候变化的敬畏与农事活动艰辛的祈祷,是围绕祈求丰收与庆丰收这两大主题展开的,这种祈祷仪式和祭祀活动相伴相生。春季祈生殖、夏季驱疫虫、秋季庆丰收、冬季慎储备。人们以最虔诚的信仰,最精美的饮食、服饰及工艺品,祭祀鬼神,祈求神灵保佑平安。久而久之,形成节日。

    秦汉时期,中国的主要节日除夕、元旦、人日、元宵、上巳、寒食、端午、七夕、重阳已成习俗,趋于定型。

    宋代以后,节日的宗教因素减弱,礼仪性、娱乐性增强。节日所派生出的娱乐文化、礼品文化、饮食文化,为节日增添了世俗的现实生活内容。

    如始于周代的清明节,是古人在投入农忙前,到祖坟前去扫墓祭祖,以祈求祖先鬼魂保佑丰收。后来附会晋文公重耳追悼介之推的传说祭日,与寒食节合而为一,成为寒食禁忌、祭祀、扫墓、郊游、踏青汇合的综合节日。在这方面,过年最为典型,祭神、祭祖、除旧迎新、迎喜接福、合家团聚、文化娱乐多种多样,成为祭祀、服饰、饮食、社交、游艺竞技等展示民间百俗的综合性大节。

    而作为中国第二大传统节日的中秋节,吴自牧在《梦粱录》中记录了800多年前杭州人是这么过的:

    “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开广榭,玳筵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围子女,以酬佳节。虽陋巷贫窭之人,解衣市酒,勉强迎欢,不肯虚度。此夜天街卖买,直到五鼓,玩月游人,婆娑于市,至晚不绝。”

    中秋佳节,古人也逃不出“逛吃”二字,但“安排家宴,团围子女”几个字强调了节日的意义——阖家团圆。

    中秋节还有拜月许愿的民俗:“倾城人家子女不以贫富能自行至十二三,皆以成人之眼眼饰之,登楼或中庭焚香拜月,各有所朝;男则愿早步蟾宫,高攀仙桂。……女则愿貌似嫦娥,圆如皓月。”

    宋以后,元宵观灯吃元宵汤团;七夕用面制成莲蓬形、金鱼形、荷花形、竹篮形等各种食品,称作“巧花”;中秋赏月拜月吃月饼;清明踏青吃乌饭……娱乐与饮食文化在节日中得到更多鼓励与发展,但不管怎样变化,几乎每一个节日在古代都有很深的内涵和很强的仪式感。

    实际上,原来传统节日有大量丰富的民俗活动,这些节俗是在历史中形成的民俗讲究或与生产生活习俗紧密关联,同节气、时令、气候、水土关联在一起,与祭祀、祈祷、敬仰、吟诵等民俗事项关联在一起,有缅怀、祝愿、庆贺、祈愿、敬祭等内涵。

    传统节日

    为什么越来越成了一个空壳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节日所承载的内涵和文化都在发生变化。现在的节日,几乎都没有祈祷和敬祭等内容,失去了庄严的文化氛围。

    对许多中国人来说,传统节日成了一个时间概念,一些本来美好的节日所蕴含的价值被严重扭曲。

    很多人认为城镇化是一个主要原因。杭州媒体人赵星支持这个观点,他分析,在如今城镇化的大潮下,人口流动之大超过历史上任何时期,也超过任何国家,在这个流动过程中,人们背井离乡,聚少离多,宗族意识越来越淡,接受传承的机会越来越少。传统节日本来是农耕文化和农业文明的产物,但城镇化造成了这种文化的断裂。农业社会形成的仪式和传统,都市人当然不太感兴趣。

    这种断裂,也表现在学校教育中,“学校几乎没有这方面的教育,学生自然就缺乏这方面的传承。”赵星说。

    冯骥才则认为,节日的物化实际上是市场经济全球化的一个必然结果,市场经济的霸权越来越大,它一定要在一切人类文化中挑选营造卖点,形成节日经济。市场经济把节日物化了,用礼品的价码来掂量人间情感的分量,作为衡量节日内涵的尺度,节日中感情的内容被偷换出去,人间美好的感情被染上金钱的铜臭气。这也是为什么商家成了过节最积极的倡导者,中国的、外国的、公历的、农历的……任何一个节日都会成为商场促销的理由。

    传统节日的式微,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西方节日的挤兑。对很多中青年人来说,西方的一些节日如情人节、愚人节、母亲节、父亲节、感恩节、圣诞节等,似乎更富有人情味,更有利于时下的人们尤其是上班一族减轻工作压力、排遣抑郁情绪、宣泄心中郁闷,表达爱慕追怀之情。实际上,不止西方节日,还有网络节日,如“双十一光棍节”,也在冲击传统节日应有的庆祝方式。

    “从传统节日到洋节日到网络节日,隐含着从家庭属性到社会属性的诸多变化脉络。相比于中国人的传统节日,新兴节日不再囿于一板一眼的程序和仪式,变得更具开放性和互动参与性。”社会学者卫虎林说。

    而网络技术的发展,让人与人之间不再守望相顾,人们足不出户,通过网络可以获得快乐,获得承认,获得价值。宅在家里,似乎也是一种选择。当人们得益于社会进步、科技发展时,科技也绑架了这个时代,绑架了传统节日。

    不仅仅这些,很多原因造成了传统节日的“虚化”,让它们只剩一个空壳。

    传承和变异

    我们要开掘新内涵寻找新载体

    清明扫墓,七月半祭祖,中秋登高赏月,除夕家人团聚……每个节日背后蕴含的是独特的记忆和情怀。但如今,几乎每个节日都能过成购物节、狂欢节、美食节、情人节、旅游节。

    社会在发展,原来传统节日所承载的东西,已不再是人们的必须。于是,传统节日的内容就发生了变化,甚至是质的变化。

    不可否认,相比中国传统节日强调家庭团聚、人情消费、铺张奢靡、嘈杂繁复,西方节日则更注重个性化私人空间的交流和放松,二三知己,三五好友,相约一间咖啡屋或一爿西餐店,烛影融融,乐声轻悠,优雅惬意……

    “外来节日之所以在中国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追捧,实质是因为我们自己的节日中有一些文化空白。”冯骥才说,反省我们的节日文化,也有人情的人性的内容在其中,比如清明节纪念先人逝者,重阳节登高敬老,中秋节和春节的合家团聚,有很多人间的感情可以抒发。但是母亲节、父亲节、情人节我们都没有。

    节日是人们生活中约定俗成的庆典和高潮,是当下时代人们个性化的感情需要。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节日文化空白,西方的节日轻而易举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而传统节日,则在时代的变迁中,缺乏必要的应变,而渐渐被“异化”。

    传承和变异,是节日演变的一个特点。当传承缺乏,或者断裂的时候,只好变异。变异表现为从形式到内容的更新,或者摒弃。

    而每个传统节日都氤氲着民族的古朴情怀,传承着千年不易的风俗习惯,有着悠久的历史、丰富的文化内涵,当节日文化逐渐淡去,传统文化面临断裂的表现,是对民族长期积淀凝聚的历史文化的抛弃,和民族精神上的失落。

    好在,越来越多的专家逐渐形成了一个共识:在当今全球化的时代背景下,西方节日的流行正是“地球村”的特色,是多元文化相互融合与交流的体现,对于西方节日所代表的其他民族的文化,我们应该充分尊重。但另一方面,国人也要捍卫和守护本民族的文化精神,要不断开掘传统文化的新内涵,寻找新载体,从而更好地完成民族文化的过渡和传承。

    我们行吗?

    记者 余加新

来源:杭州日报    作者:    编辑:钟一鸣    
 

我也来说两句: 0条评论 查看评论
会员登录名 密码
 
     图库
 
徐静蕾演绎纯 ...
 
调皮海豚表演跳高
 
盘点世界杯抽 ...
 
生死杀戮
 
伤别世界杯
 
 
  社会新闻
·机器猫口袋里的神器,哪些已经实现?
·极致视觉享受!盘点罕见壮美世界奇观
·韩星毕业旧照大起底
·揭电影中的绝美容颜
·这画面太美不敢看!
·中日韩女明星整容PK
·惊悚!13种要命食物比砒霜还毒
·广东汕尾受“天兔”重创
·英大厦外墙反光“烧化”路边汽车
·女人发起狠来不让须眉

徐静蕾演绎纯美新娘

调皮海豚表演跳高

《国家地理》摄影 ...

全球九大最美宗教建筑

人生璀璨如烟火

喵星人液化新技能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建站服务  |  帮助信息  |  联系方式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
Copyright © 2001 - 2015 Hangzho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